标签: 短道不知道

短道女子3000米赛后 中国女队:看不懂判罚 很难接受结果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0日晚,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举行。图为比赛现场。(冯永斌 摄)

中国日报韩国江陵2月20日电(记者 孙晓晨)韩国江陵的冰上竞技场注定将成为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伤心地。在今天晚上进行的平昌冬奥会女子3000米接力A组决赛中,中国队在东道主韩国队之后第二个冲过终点,但却因为被判交接棒有犯规成绩无效而失去了一枚银牌。

韩国队以4分07秒361夺得冠军成功卫冕,意大利队获得银牌,中国队和加拿大队被判犯规,B组决赛冠军荷兰队递补为铜牌。

中国短道队在这次平昌冬奥会期间饱受犯规困扰,在今天之前,已经有范可欣、武大靖等5名选手在男女500米,男子1000米和男子1500米几个项目上共累计领到6次犯规。

今天稍早进行的女子1000米预赛中,韩雨桐领到中国队本次第7次犯规,而女队3000米接力的判罚则将这个累计次数增加到8次。

“老师(教练李琰)赛前就让我们滑好自己的,千万别着急。我们知道这个裁判判得很严格,有人超过我们或者我们做超越的时候都是有准备的,有人过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使劲往里靠,裁判如果判得这么严格,那为什么不判韩国犯规呢?”周洋激动地表示。

周洋表示韩国队非滑行队员(待交接棒队员)有影响加拿大滑行队员的情况,但是裁判对此并没有判罚。

中国队主教练李琰在赛后第一时间也直接来到裁判席进行沟通,但是申诉并没有结果,比赛判罚维持,赛场很快进行了颁奖仪式。

针对赛后记者对范可欣是否在后半程一次交棒后跟韩国队员有身体接触的疑问,范可欣本人表示自己的滑行没有问题。

“我没有任何一点去跟对手做任何可能被判罚的动作,没有身体接触,不知道为什么被判罚了。我没有阻挡对手入弯道,我正常滑行我自己的我没有靠她或者阻挡她,”范可欣赛后表示。

赛后看到判罚结果公布以后,滑最后一棒的范可欣第一时间就难以抑制情绪,痛哭失声。

“滑完比赛我第二个冲过终点眼泪就止不住,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最后冲刺)任务交给我了就是信任我,但是我没能完成好这个接力,就觉得很对不起大家一直的努力。另外,我还是觉得这个判罚很不公平,很不理解,这个结果我们很难欣然接受。”

中国队员在此前面对个人项目的多次判罚时都保持了克制,纷纷表示要从自己的发挥瑕疵中找问题。但是今天集体项目的判罚则让他们无法再控制住情绪。

“这届我就觉得是裁判就是针对我们中国队的,就像范可欣说的,如果我们是韩国队我们就不会犯规了。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了,裁判就这样把我们所有成绩取消了,我接受不了也觉得很可惜,”老将周洋很不甘心。

范可欣在离开赛后混采区之前说,“我相信我们北京2022奥运会一定是公平公正的。”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0日晚,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举行。图为中国队被判罚犯规后,意大利队欢呼晋级银牌。(冯永斌 摄)

韩国决定取消短道速滑判罚上诉计划 为何取消暂时还不知道原因

韩国体育委员会会长李基兴在20日总结记者会上表示,此前曾说过将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上诉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判罚结果,但最终决定不上诉。

此前,据韩联社报道,出征北京冬奥会的韩国代表团,决定就短道速滑的判罚问题,将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诉讼,而这也是韩国代表团时隔18年首次在奥运会期间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诉讼。

“正在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韩国代表团决定,就2月7日在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半决赛做出的判决,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诉讼。”

韩联社还表示:“在北京冬奥会上举行的短道速滑1000米半决赛中,黄大宪和李俊瑞获得小组第一名和第二名,但被取消资格。小组第二名也可以进入进入决赛,但因为他们在改变路线犯规被取消犯规。”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体育会也做出表态:“2月8日上午在奥运会媒体中心举行了发布会,会议内容是将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起诉的相关事宜。在会议之后,经过法务相关程序,准备向CAS提起诉讼。”

短道“看不懂”的判罚

新华社平昌2月21日电(记者姬烨、王镜宇、刘阳、王君宝)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A组决赛20日上演戏剧性一幕,第二和第三个冲过终点的中国队和加拿大队均被判犯规,成绩也被取消。韩国队员在交接棒时摔倒而把加拿大对手绊倒,但未被判犯的他们最终夺冠。

对这个结果,很多观众、记者和业内人士感到不解。连当事人——中、加两队的教练也是在找裁判长交流后才知道被判罚的原因。

而“看不懂”的绝不仅是观众和吃瓜群众,也不仅是当事队伍,连众多国内外短道退役运动员、业内人士甚至裁判也表达了对判罚的不理解。

不过,一天之后,国际滑冰联合会罕见地公布了中国队和加拿大队被判犯规的说明,并给出了照片图解。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以往该机构极少像这样公布判罚的详细解释,通常只给出犯规的简单原因,比如横切碰撞(Cross Track)、阻挡(Impede)等。

从国际滑联给出的说明看,中国队犯规的原因是范可新在最后一棒交接时大幅度地从外道变向内道、阻挡了韩国选手,即“横切碰撞”。加拿大队犯规则是因为阻挡中韩两队在终点线的冲刺。

被判犯规的中国队员一脸无奈,名将周洋与队友纷纷表示不知道哪里犯规了。中国队主教练李琰在与当场裁判沟通之后,才被非官方地告知是因最后一棒交接时范可新横切碰撞韩国选手犯规。她坦言,对于裁判判罚的尺度很难判定,这个项目越来越难看懂,对于教练员来讲不知道让运动员去规范什么、回避什么。

同样被判犯规的加拿大选手也表示不满,并猜测犯规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队员被摔倒的韩国选手绊倒后,又影响了意大利队,然而“这么判罚说不过去”。当然从国际滑联已给出的说明看,加拿大队在赛后第一时间也没猜对。

美国前奥运冠军阿波罗赛后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对中国队被取消成绩表示不解,他倒是猜对了可能是范可新犯规,但表示“看了不下十遍慢镜头”后还是不明白。

一位已经转型为教练的前世界冠军决赛后曾第一时间告诉新华社自己对判罚的判断,倒是与国际滑联给出的解释一致,然而另一个中国国际级裁判曲励指出,决赛后八圈共有四个碰撞点,哪个判哪个不判,裁判判罚是否有一致性,是中国队申诉的主要理由。

李琰在谈到申诉时表示:“并没有说我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觉得裁判在同一场比赛的判罚尺度应该一致、有连续性。”她承认范可新有身体接触,但那个接触“并没有影响位置”,而此前“有更严重的碰撞,裁判没有判罚”。

李琰在20日晚与记者交流时没有指明她所说的“更严重的碰撞”到底是哪出。20日比赛之后,赛场大屏幕开始反复播放韩国队员在交接棒时因摔倒而把加拿大对手绊倒的镜头。当时,一名韩国队员完成交棒后不慎摔倒,随后绊倒了加拿大队队员,而加拿大队队员进而又带倒了意大利队队员。前中国队主力成员刘秋宏就表示,“看不明白”为何没有判罚韩国队反而判罚了中国队。曲励也认为,没有判罚韩国队,似乎存在判罚上的不一致性,造成了判罚的不清晰点。

国际滑联21日的说明虽然解释了为何处罚中国和加拿大队,但没有提及韩国队为何不犯规这一同样备受关注的问题,并表示不会再就判罚问题做进一步的说明。

一位匿名专家告诉新华社,针对韩国队摔倒后影响后面比赛的情况,目前国际滑联的规则没有明文规定属于犯规,“如果预赛或半决赛出现这种情况,被影响的队伍可以晋级下一轮,决赛中就属于‘不走运’了。”一位转型为教练的前短道速滑世界冠军表示,对于韩国队摔倒后的身体接触属于可判可不判。

参加过三届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的荷兰人克斯特霍尔特则认为,没有判罚韩国队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摔倒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由于中国和加拿大队被取消成绩,原本是B组冠军的荷兰队幸运拿到铜牌。

但克斯特霍尔特也表示,很多时候他也不明白裁判为什么给出判罚。他还提到规则出现了较大的改变,而所有运动员都照过去的规则滑了十年左右,现在很难重新适应规则,所以他向国际滑联建议:“从现在开始,公开裁判手中的比赛录像,这样运动员们也可以从中学习。”

无独有偶,阿波罗也呼吁今后裁判在宣布判罚的同时,也应该公开判罚的依据和相关录像、照片。

的确,体育比赛、尤其是奥运会这样的顶级赛事,一个不仅令观众看不懂、还让业内人士看不明白的处罚,如果官方没有第一时间给出具体解释,极易产生巨大争议,严重影响这个项目的公信力和吸引力。

短道速滑的特点就是对抗激烈、速度极快、身体碰撞非常多。在平昌冬奥会的赛场上,出现了非常多的犯规判罚,甚至一个比赛日就多达14次判罚,队员个人或集体绊摔,有的比赛甚至只剩下一两人完赛。随着竞争激烈,裁决难度无疑将会增加,如何保证判罚的公正透明,也许将成为国际滑联未来改革的重中之重。

尽管这种高偶然性和对抗性也正是短道的魅力之一,但连专业人士理解都不一致的规则很难说是好规则。而让判罚“看得懂”,不仅是为了避免引发争议,也是为了保证教练、队员、观众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知情权。

值得些许欣慰的是,国际滑联公布判罚依据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风波。但在未来,国际滑联也应有义务对类似判罚进行澄清,一是让判罚的尺度和规则更透明,避免再次出现这种谁都“看不懂”的局面;二是必须让运动员清楚自己哪里犯规,在未来有的放矢。

其他奥运项目也曾因判罚引起风波,雅典奥运会体操比赛,除了韩国选手梁泰荣本该到手的男子个人全能金牌被误判给美国选手保罗·哈姆之外,俄罗斯名将涅莫夫单杠的得分偏低也引起普遍不满,观众嘘声导致裁判当场修改了分数。那次丑闻之后,国际体联决心对体操打分体系进行改革,使得打分更加透明,2006年起体操取消10分满分上限。无独有偶,国际滑冰联合会也曾进行花样滑冰评分制度的改革,如今花滑的评分制度更加细致,更加精确,而且将很多模棱两可的标准进行了充分的量化。

当然,另一方面,规则的复杂绝非是让人敬而远之的理由。在20日比赛之后,中国短道速滑队就判罚一致性的问题向国际滑联提出申诉,不过这一申诉已经被驳回。国际滑联在答复中引用有关规则称,提交申诉的截止时间是在比赛结束后30分钟,因此中国队的申诉被驳回。由此可见,如果不能把赛场内外的规则吃透,很容易吃亏。

正如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滑联理事杨扬所说,“对于裁判规则的熟悉和了解,也是比赛的一部分”。只有尽量去熟悉和适应规则,才能争取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