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橄榄球奥赫退役了吗

WWE的叛徒要回来了?74岁老麦曾亲自指导……

如果你是橄榄球爱好者的话,会知道今天橄榄球届有一个大新闻,那就是NFL传奇人物罗布·格隆考斯基正式宣布引退!

等一下,如果你没看过橄榄球,也对这个名字感到很熟悉的话,不要觉得奇怪,因为此人曾不止一次的出现在WWE的擂台上,最为著名的就是他曾担任《摔角狂热36》的特邀主持人。

有趣的是,当时罗布·格隆考斯基也已经从橄榄球场退役,并无限接近加盟WWE。在《摔角狂热36》上,WWE甚至安排他击败了好友魔力·劳力,成为了新任24/7冠军。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原计划安排罗布需要从高台上跳下,但这位橄榄球巨星却十分紧张。然后当时74岁的WWE主席文斯·麦克曼为了证明这个动作是安全的,居然自己亲自上阵,从10英尺高的地方跳下。

这个片段也被记录在WWE的纪录片中,当时老麦也受到了德鲁·麦金泰尔、凯文·欧文斯、雷亚·雷普利等多位超级巨星的赞扬和敬佩。

说回罗布·格隆考斯基,当时WWE对于此人也是寄予厚望,并让其在表演中心和很多大人物一同训练,希望他可以在当年的《夏日狂潮》中完成摔角首秀。

但天有不测风云,罗布·格隆考斯基在WWE试训期间,突然决定复出橄榄球届,当时的他还持有24/7冠军,就同坦帕湾海盗队签约,此举遭到了很多摔迷的不满。

无奈之下,WWE也只能放弃了有关罗布·格隆考斯基的所有计划,并将他的24/7冠军再次收了回来。

但是在复出橄榄球届之后,罗布·格隆考斯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在2021年随队出征,赢下了超级碗奖杯,这也是他橄榄球生涯最后阶段的最大奖项。

今天再度宣布退役后,WWE也第一时间发文祝贺罗布·格隆考斯基,他们写到:

截止到目前,罗布·格隆考斯基在橄榄球届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成绩,在他的11个NFL赛季中,他的接球码数达到了9286码,在NFL历史上的近端锋中排名第五,罗布未来也一定会入选NFL名人堂。

毫无疑问,如今罗布·格隆考斯基再度从橄榄球场退役,WWE是否会重启当年的计划,将他重新带回WWE呢?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考虑到罗布·格隆考斯基的名望,再加上他有过在WWE试训的经历,WWE很有可能会将其重新带回公司。

而同为前NFL球员,现在担任SD解说工作的派特·迈克菲今天也在自己的播客节目中谈到了此事,并表示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WWE的擂台上见到罗布·格隆考斯基的表现了。

虽然当年罗布·格隆考斯基背叛了WWE,但很大概率,我们未来还会在摔角擂台上见到这位前NFL传奇的身影。

舒马赫第二次宣布退役 这一次他是真“熄火”了

昨天凌晨,本年度F1赛事的谢幕战巴西站比赛结束,43岁的老车王迈克尔·舒马赫以第七名的成绩完成了赛事,看完他职业生涯凝望赛道的最后一眼,第二次隐退。与上一次宣布退役所不同的是,无论是复出三年的成绩还是自己的年龄,都已不再允许舒马赫回归了,这次他是真的要告别了。

在这三年中,头顶无数荣誉的世界车王,就像一个穿越失败的英雄,引来无数唏嘘。他几乎刷新了所有F1的纪录,成为世界顶级赛车界历史上最成功的车手,而在他复出的这几年,过往传奇一般的经历,好似上世般云烟散去,人们的关注点只在维泰尔、莱科宁、阿隆索、汉密尔顿等年轻车手的身上,七冠王今年的排名,只有第13位,为他带来众多荣誉的法拉利车队,也不再风光独占,一人独大。

舒马赫出生于德国一个普通中产阶级家庭,父亲经营着一家卡丁车场,这让舒马赫在婴儿阶段,就在卡丁车油门板上堆放着自己的积木。

车王的赛车天赋,因为家庭的支持而很早就被开发出来了,父亲费劲心思拉来的赞助,让舒马赫得以全心投入到提升自己车技中。1984年和1985年,舒马赫连续两次夺得德国青少年卡丁车总冠军,两年之后更登顶欧洲冠军,傲视所有同龄人。

1991年,舒马赫开始涉水F1,在经历了与乔丹车队的短暂合作之后,他的能力在贝纳通车队被彻底发掘,1994年,车王第一次拿到F1车手年度总冠军头衔。

舒马赫的巅峰时代,自他1996年转战法拉利起始,当时法拉利赛车的技术水平并不高,但稚嫩的猩红战车,居然成为年轻车王手中的冲锋利器,无人可挡。2000年至2004年,舒马赫连续五年夺得F1年度车手总冠军,打遍天下无敌手,他手握的7个总冠军打破了尘封50年的纪录,旷古烁今,成为F1历史第一人。

2006年,历史更替时刻到来:舒马赫与雷诺年轻车手阿隆索的冠军争夺呈现白热化,在当年倒数第二战的日本铃木赛道比赛中,已经可以代表F1赛车最高水平的法拉利赛车居然爆缸,这让舒马赫与他的第8个总冠军失之交臂。随后,舒马赫第一次隐退。

舒马赫是在2009年宣布复出的。一开始,他的老东家法拉利车队车手马萨受伤,舒马赫跃跃欲试,想在退役三年后夺取第八个世界冠军头衔,但很不巧的是,他当时所患颈部的伤势,让他无法对抗顶级赛车过弯时所带来的巨大离心力,法拉利车队见状只能作罢。几个月后,伤势刚刚好转的舒马赫又一次动起了重返赛场的念头,这次接纳他的,是梅赛德斯车队——舒马赫职业生涯起步阶段的提携者。当年冬季,传奇车手与德国车队正式携手走向前台。

重返赛场的舒马赫立下了军令状,要在三年里帮助车队重夺F1年度总冠军。而现实是残酷的,舒马赫与梅赛德斯赛车的匹配度始终无法达到他与法拉利那般天衣无缝,第一年,舒马赫位列车手排行榜第9位,第二年上升到第8,今年,开局就遭遇连续退赛的老车王,始终无法完成排行榜上与其他车手的距离,最终落到第13位。

在F1新加坡站之后,丧失耐性的梅赛德斯车队抢先发布了消息,他们将与年轻车手汉密尔顿签订合同。车队的这一举措等于直白地告诉车王,车队已经不再需要他了。心灰意冷的舒马赫在一周后,也就是今年10月4日,宣布了自己将再度告别赛道的消息,“我尝试最终取得成功,这次没能实现。我很高兴就此结束,再次进入另一种生活。”舒马赫说道。

史上最强大F1车王,因为过于旺盛的求胜欲望,一直被赛车界与媒体所诟病。舒马赫为了追求胜利,甚至不顾对方是队友和亲人,被指责为不择手段。

2001年和2002年,都是在奥地利站,舒马赫的法拉利队友巴里切罗都是在领先的情况下,被车队强令减速,以确保舒马赫获得足够积分登顶总冠军宝座。在2001年的欧洲站比赛中,舒马赫强硬阻挡亲弟弟拉尔夫·舒马赫的超越,导致后者几乎撞墙。此外,在更早些的上世纪90年代,舒马赫多次为防止对手超越而强行切车,不惜让自己和对方的车撞在一起,有几次在裁判作出判罚后拒绝执行,被F1强令禁赛处罚。

2006年的摩纳哥站排位赛,舒马赫为夺取杆位,佯装自己赛车故障锁死,就将车停在弯道上,迫使竞争对手阿隆索不得不减速应对。在赛后被查出后,媒体一致指责舒马赫是“的骗子”,这一事件是舒马赫职业生涯的最大污点。

在赛场上冷酷无情的车王,却从小就有热心投身公益事业的习惯。2004年以前,舒马赫在登记在册的慈善捐赠行为中,就有超百万美元的捐款,而在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之后,他一人拿出1000万美元捐助灾区。

在更早的时候,舒马赫还只有十几岁,他就将自己参加F3赛事的几万欧元全部捐了出去,1995年,他将自己准备结婚的12.7万欧元全部捐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此外,舒马赫喜欢足球,并通过参加各类慈善足球赛进行援助,也因为如此,他和罗纳尔多、齐达内等足球明星的关系非常好。车王在塞内加尔和萨拉热窝兴建学校和医院,是德国器官捐献组织的成员。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华为提前终止对澳橄榄球队已持续近十年赞助

【环球网报道】综合多家澳媒报道,鉴于澳大利亚“持续的负面营商环境”,华为澳大利亚分公司8月31日宣布,将提前终止对澳大利亚国家橄榄球联盟(NRL)球队——堪培拉奇袭队(Canberra Raiders)已持续近十年的赞助。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华为切断了与堪培拉奇袭队的联系,理由是5G禁令和(澳大利亚)对中国企业的“负面”态度

“华为曾在2019年6月宣布了一项与堪培拉奇袭队新的两赛季协议,这将持续到2021年NRL赛季结束,”《澳大利亚人报》援引华为的声明说,“但是,持续的负面营商环境对我们计划的收入流产生的影响比最初预计的要大,因此,我们将不得不在2020赛季末终止对堪培拉奇袭队的主要赞助”。该报称,据信,华为对堪培拉奇袭队每个赛季的赞助达100万澳元(约500万人民币)。

堪培拉奇袭者队官网8月31日转引了华为澳大利亚分公司发布的新闻稿。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评论说,华为的决定对奇袭队来说是巨大的经济打击。在全球经济动荡之际,球队可能会在寻找新的赞助商上存在困难。堪培拉奇袭队首席执行官唐·弗纳说,堪培拉奇袭队和华为有着近十年的良好合作关系,“他们是我们服务时间最长的主要赞助商,他们将不再是奇袭队的主要赞助商”,“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难过”。

澳大利亚政府近来追随美国炮制议题,成为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人报》8月31日报道称,华为澳大利亚首席企业事务官米切尔表示:“即使在特恩布尔政府的5G禁令之后,我们仍然设法找到继续赞助的资源,但现在我们再也无法提供财政支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日前就中澳关系表态称,希望澳方能正视客观事实,在所谓“反外国干预”、“外国影响力透明”等问题上摒弃双重标准和意识形态偏见,不要搞政治操弄和选择性、歧视性的做法。

华为8月31日的声明称,对堪培拉奇袭队的赞助,是华为首次在世界范围内对大型体育赛事进行赞助。在过去九年里,“华为一直觉得自己是奇袭队家族的一份子,在一些非常困难的时期,我们的赞助也成为公司一大亮点。”

堪培拉奇袭队主教练瑞奇·斯图尔特(Ricky Stuart)也表示,“华为和奇袭队远不止是商业合作这么简单,我们建立了非常牢固的关系,这种关系变得非常私人化,我们将永远对此表示感激。”去年6月,华为续约赞助堪培拉奇袭队时,弗纳还曾公开表示,他为奇袭队是华为赞助的第一支体育团队而感到自豪,“它(华为)是迄今为止赞助过我们的最大公司”,“我们为他们选择我们感到非常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