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手球考试题库

创造历史!苏州青年选手在省运会上夺得女子手球第一名冠军

”对于苏州体校B组女子手球教练沈青来说,昨天决赛的场面依然历历在目。7月10日上午,江苏省第二十届运动会青年部女子手球B组女子决赛在泰州体育公园体育馆举行。

对于14-15岁组的女子手球运动员来说,这场决赛压力很大。记者从苏州了解到,今年是苏州女子手球第五次进入江苏省运动会该组决赛。此前,苏州女子手球队有四次不再获得第二名。

最后的对手常州是一个“劲敌”。常州队作为女子手球的传统强队,常年获得女子团体冠军奖牌。该队也是上一届省运会项目冠军队。在2021与常州队的两场比赛中,苏州队的年轻球员后悔输了。

赛前,我们的策略是放松,不要有思想包袱。对抗强大的对手。放下斗争,奋力冲刺,全力以赴。我们是赢家#34;教练沈告诉记者。

面对进攻,苏州队的年轻球员顶住了压力,表现出顽强的毅力。随着比赛节奏的加快,苏州女孩们的合作变得更加默契,拉开了比分差距。上半场结束时,苏州队以11-6领先。下半场,苏州手球运动员不骄傲自满,不浮躁,随着每一次传球,都变得越来越勇敢。最终,她们以17-12击败常州队,在江苏省运动会上获得该组苏州女子手球的第一个冠军。

“赛前我真的没想到能赢得冠军。但在上半场结束时,我非常有信心。球员们打得特别好,取得了‘非凡的发挥’。”沈说。

作为2002年成立的江苏省男子手球队第一批队员,沈可谓手球行业的“元老”。2015年,沈来到苏州体校,开始担任女子手球教练。

谈论团队成员的日常训练,沈说:“训练强度很高,尤其是省会的准备工作很辛苦,队员们早上都要进行体能训练,下午2:00到5:00也是训练时间,有时晚上还要额外训练,训练后的学习不能落后。”为了让女孩们有一个更好的训练状态,沈成为了球队的“大家长”。当团队成员遇到困难时,他帮助调整训练计划、心理沟通,并调节他们的情绪。不仅如此,沈的妻子还经常与队员们交流,在省运会期间她还陪同队员们。

据悉,本次省运会青少年手球比赛按年龄分为12-13岁组、14-15岁组和16-17岁组,其中12-13岁组是本次省运会的新组。

“决赛一结束,我就第一次大喊。我想哭着拥抱我的教练和老师的母亲。”在这场总决赛中,守门员陈贡献了许多精彩的时刻,多次封盖对手的威胁球。赛后,她被评为该比赛的MVP(最有价值球员)。

被评为最有价值球员的陈,在这支队伍中只能算是一个“新人”。15岁的陈已经训练手球不到一年了。在此之前,她是一名优秀的田径运动员。陈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训练田径。2020年,陈在训练中意外受伤,导致腿部骨折。

但他也在心里留下了一根刺。“当你看到跨栏栏的栏杆时,你会有一个心理阴影。”沈告诉记者。

虽然经历了挫折,陈争取胜利的斗志并没有消磨殆尽。在与学生练习手球的交流中,陈开始关注手球。她立即找到教练沈,提出试一试的想法。“鉴于她对手球感兴趣,我们非常欢迎她。”沈回忆起刚刚见到陈的情景。这是一场真正让陈决定参加手球比赛的比赛。

激烈的对抗、默契的团队合作等各种元素都引起了平时喜欢热血游戏的陈的兴趣。202110月末,她决定从田径转到手球,重点是守门员位置的专项技术训练。

陈也经历了从田径的“单打”到手球的团队合作的不适应。“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团队整合是最困难的。

但教练和团队的每个成员都非常热情,团队的气氛也很好,所以他们很快就融入了其中。”为了跟上队伍的步伐,陈开始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据沈教练介绍,前两个月他一直在训练陈的韧带。

起初,我对手球更感兴趣,我也认为训练手球是进入大学的“垫脚石”。但是随着越来越深入,现在我真的很喜欢手球,也很喜欢手球。”陈说。谈到下一个计划,陈说她会继续努力训练手球。假期结束后,她将成为一名高中生。“未来,我想成为一名职业手球运动员,为国家的手球事业做出贡献。”

目前,江苏省第20届运动会青少年手球比赛已经结束。在本次省运会青年部手球比赛中,苏州共获得4个冠军、1个亚军和1个亚军。

12-13岁的手球组苏州男队和女子队分别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16-17岁的手球组苏州男队获得“五连冠”。16-17岁的苏州女子团体获得了手球铜牌。

据悉,自2004年5月苏州手球队组建以来,男子14-15岁组和16-17岁组已连续五次获得省运会冠军。14-15岁的女子团体在本次省运会上首次获得冠军。近年来,苏州大力培育手球项目,培养了江苏省男子手球队,以“省队市办”的方式获得了全运会“四项冠军”。除了专业运动队外,苏州还有手球学校、业余俱乐部、青少年校际联赛等配套体系,参与和关注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加。

吴瑞亭:打造风清气正的裁判队伍

吴瑞亭,北京市西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校长,中国手球协会竞赛裁判委员会主任,1985年就读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手球专业。他也是那时的高校手球劲旅北京体育学院队的主力。

“当时瑞亭打得不错,是他们年级身体素质最好的。”吴瑞亭的师兄、北体院84级的佟永清回忆道。

吴瑞亭是上世纪80年代北体院手球专业少数几位毕业后一直到现在还从事手球运动的学生。

吴瑞亭在北体院就已经开始接触裁判工作,1990年成为国家一级裁判,1994年成为国家级裁判。2010年开始担任中国手球协会裁委会副主任,2014年12月担任竞赛裁判委员会主任至今。

吴瑞亭说他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执裁经历是刚当裁判的时候,1991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的裁判工作,每天和不同的老师搭档,每天能得到老师们的鼓励和指导,每天都收获着自信和成长。

后来吴瑞亭由裁判员的身份转换为管理者,他也很明确自己的职责所在,就是很好地协调裁判员队伍,服务于运动队,服务于这个项目。

吴瑞亭表示,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王涛主席上任后找他谈裁判管理工作。核心一点就是要求打造一支风清气正的裁判员队伍。

吴瑞亭为此推动建章立制,狠抓管理,陆续出台了《裁判管理办法》、《裁判注册办法》等规章制度。

同时加强针对技术代表、裁判员、教练员、运动员的培训,建立了每年年初裁判员下队讲规则的机制。

2016年开始建视频讲解库,以此完善裁判员学习机制。视频的制作工作他交给了李兆蒙来做,而后者做得相当出色。

吴瑞亭说,裁判员的进步一方面是机制的激励,另一方面一定是来自于他们自身的刻苦努力。比如国际级裁判李兆蒙没有打过手球,不是科班出身,王科之前英文是弱项,但是李兆蒙在做视频剪辑工作过程中通过大量解读视频中的执裁问题,很大程度上就弥补了缺乏打球专业感觉的这个弱项,而王科在英文学习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所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们能逐渐成长为出色的国际级裁判,就印证了这点。

为了督促年轻裁判员成长,吴瑞亭甚至自己下载了游戏软件,“我不玩游戏,也不会玩。但是我知道上线后,能看到谁在线上在玩游戏。我们有个别年轻裁判员玩游戏没有节制,所以在赛区晚上睡觉前,我会上线看看,发现有裁判员在玩,就打电话提醒一下。”

为了推动国内手球运动的健康发展,用竞赛杠杆推动手球技战术的发展,竞赛裁判委员会近几年在竞赛规则上做了一些改动,2015年推出“升级处罚”,遏制进攻队员射门故意用球打守门员脸的问题。2018年全国小学生比赛改成三节,前两节要求必须人盯人防守并且必须五上五下,2020赛季开始推出“1.5分”(9米线以外射门,快攻反击,包括一传快攻和推进快攻,空中接力“快板”,都被计为1.5分);在青少年比赛中执行三节比赛前两节必须七上七下的赛制,在后备人才和业余体校比赛中,前两节必须有一名左手队员的特殊规定。

这些规则改动措施出台初期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些人认为国际手联出台的规则中没有这些规则,加入新规则会影响我们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适应规则的能力。但是这些新规施行后,极大地推动了国内各级队伍技战术能力的提升。而射门打脸的处罚规则实行了4年,有效地遏制了一些故意的行为,大家也确实很好地注意了这个问题,在2019年该规则被取消,但国际手联反而在2021年7月出台了更加严格的罚出场外2分钟的处罚,就是针对射门打脸的处罚新规。

因为疫情的原因,去年的第14届全运会在第8届至第13届全运会之后首次没有请外籍裁判员参与执法,这对于竞赛裁判委员会来说压力非常大。

吴瑞亭和竞赛裁判委员会的同仁积极想办法,多措并举,包括赛前加强培训,对每场比赛的合适人选通过讨论谨慎选派,他们还首次引进了针对争议判罚的VR回放技术,最终这届全运会的裁判工作圆满的完成了,而且争议判罚还少于以往有外籍裁判员的时候。吴瑞亭坦言,除了大家共同努力之外,VR回放技术的引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吴瑞亭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宣武体校,带女子手球队。当时北京只有两个区的体校有手球队,另一个区是海淀区,有一支男队。1995年之后北京其他区体校才陆续组建手球队。2001年宣武体校也组建了男队。

宣武体校这些年为北京队和国家队培养张丽、赵颖、范洁、张骥等众多出色的队员。

吴瑞亭2002年被任命为宣武体校副校长,主抓训练工作,2011年担任西城体校(2010年宣武体校并入西城体校)校长。

针对北京西城区的手球运动发展,吴瑞亭现在着手推动五方面工作的开展,一、增强手球运动在校园的普及力度;二、拟在疫情缓解的情况下,举办西城区校园手球联赛;三、加强教练员培养,形成手球教练员良性人才梯队;四、通过成立西城区手球协会,加强手球运动的宣传推广力度,并增加西城区域内的各项手球赛事;五、由于政策的原因,区域内手球人才选拔培养面在收窄,所以还需要探索更好的人才选拔机制。

“担任主管领导后,虽说不能像以前那样全身心都铺在这个项目上,但毕竟我是从这个项目走出来的,所以还是尽可能做一些工作,希望手球项目发展得更好。”吴瑞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