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台球双杆是什么意思

奥沙利文斯诺克教父_网易体育

北京时间5月7日凌晨,火箭奥沙利文在休战11个月之后复出便在斯诺克世锦赛上成功卫冕,赛后,他表示,他不享受夺冠,不喜欢世锦赛带来压力,也不确定是否留在赛场上。神奇的火箭仍然随时有可能离去,也随时有可能拿下各种冠军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少年火箭,已经有了叛逆不羁的一面,更体现了出众的斯诺克天赋,事实证明,能否成为斯诺克台坛的教父,也要从娃娃看起。

与阿尔-帕西诺饰演的新一代教父迈克出身显贵不同,尽管如今贵为斯诺克台坛教父,奥沙利文却出身贫寒。他的母亲在16岁时因为拒绝包办婚姻选择离家出走,成了连锁旅馆里的一名女服务员,奥沙利文的父亲第一次见到她时正在度假营地当厨师。后来两人结成了夫妻,她当时十七岁,他十八岁,三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也就是“火箭”奥沙利文。因为结婚时没钱,他们回到消费水平低一些的伯明翰,靠在停车场便给人清洗汽车勉强度日。奥沙利文日后在自传中写道:“他们整天都在干活,两个人都在同时打两份工,他俩大约凌晨一点钟下班,所以两个人总是一起回家。”[详细]

奥沙利文上了伊尔福德的海兰德学校,在面对小帮派的集体欺负反击时,被警告道:“乔治马上就要从塞浦路斯回来了,他会把你打得头破血流。”乔治回来后果然与奥沙利文打了一架,结果被奥沙利文一拳打倒了,那一年奥沙利文8岁。值得一提的是与乔治不打不相识,成为一生的挚友,至今两人仍然经常见面,一起踢球。由于战胜了乔治,奥沙利文得以一战成名,在小学时的名声已经先一步传到了中学。而上了中学的火箭痴迷于李小龙的电影,经常在其他孩子身上练习我的功夫,但火箭强调不喜欢与人打斗,不过别人想叫板也不想吃亏。然而,在与一位印度孩子的单挑中鼻子挨了一拳,血一下子便流了下来,尽管奥沙利文最后教训了他,可鼻子被打歪了,现在仍然有一点歪。[详细]

众所周知,奥沙利文的父亲靠贩卖性用品白手起家,能从那些性工具商店里挣大把大把的钱,看到家里总有现金,奥沙利文的心不安分起来,开始每隔一天从父亲的工资袋里拿走五英镑,用来买那些足球明星不干胶,对于这样的行为,奥沙利文在成年后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孩子。父亲最终还是发现了少钱的事,他的员工打电话表示工资袋少了五英镑,接着他接到了学校打来的一个电话,学校发现奥沙利文有两大盒足球明星不干胶。面对父亲的质问,奥沙利文承认偷钱的行为,被父亲骂道:“你这手脚不干净的小杂种!”奥沙利文还被父亲用一只拖鞋痛打一顿,右边疼了好多天,不幸中的万幸是,保住了那些足球明星不干胶。[详细]

成名要趁早,奥沙利文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而作为运动领域年少成名的典范,奥沙利文9岁起疯狂爱上斯诺克,有意思的是,火箭最初打斯诺克没想到会赢那么多钱,只是想上电视,得到人们的认可。事实证明,天赋异禀的奥沙利文在梦开始时就做到了名利双收,11岁时在参加一项16岁以下斯诺克赛事时赢得450英镑奖金,这可以说是奥沙利人生第一桶金。回到学校后,奥沙利文告诉伙伴们自己赢得了450英镑,校长希望他能把支票和奖杯带到学校。上课时接到去见校长的通知,结果奥沙利文一下午不用上课,就在校长办公室和他的朋友一起喝了杯咖啡。尽管被老师嘲笑将来一事无成,但年纪轻轻的奥沙利文理直气壮的说道:“看到了吧?我已经有所成就,我现在挣到的钱比你还多,而我还只有12岁,所以你不要告诉我该做什么。”[详细]

教父是怎样炼成的,如果说少年的天赋和狂放不羁奠定了基础,那青年时无比辉煌的战绩则成为最丰厚的筹码,如同《教父》里的麦克用事先藏在厕所内的手枪击毙了仇敌,从而完成蜕变。

1992年奥沙利文转为职业选手,1993年18岁时夺得英国锦标赛的冠军,击败了不可一世的亨德利,从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世界排名赛冠军得主,就此拉开了缔造一系列辉煌战绩的序幕。今年世锦赛前,奥沙利文职业生涯已收获24个排名赛冠军,世锦赛冠军(2001,2004,2008,2012)、英锦赛(1993,1997,2001,2007)、英国公开赛(1994)、苏格兰皇室杯(1998,2000)、中国公开赛(1996,1999,2000)、欧洲公开赛(2003)、爱尔兰大师赛(2003,2005,2008)、威尔士公开赛(2004,2005)、大奖赛(2004)、上海大师赛(2009)、德国大师赛(1996,2012),24个排名冠军赛冠军使得火箭仅需仰视戴维斯和亨德利。

此外,奥沙利文四度问鼎温布利大师赛冠军,成为六冠王亨德利外在大师赛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人,而9次夺得超级联赛冠军成为这项赛事夺冠最多选手。如果说80年代戴维斯称霸,台球皇帝亨德利统治90年代,那么火箭无疑是当今台坛的真正王者。[详细]

最多满分杆:奥沙利文职业生涯共完成11次满分杆147,与亨德利共享纪录。

最快满分杆:1997年世锦赛首轮对阵米克-普林斯,火箭仅用时5分20秒就打出满分杆,一共36次出杆,平均每杆不到9秒。

抢5、抢6、抢13比赛的最短用时:1992年大奖赛上对柯蒂斯,5-0仅用时143分36秒,2006年北爱尔兰杯对阵戴尔,6-0仅用时52分47秒,1996年世锦赛对阵托尼-德拉高,13-4仅用时167分33秒。

史上最年轻英锦赛冠军:1993年英锦赛决赛以10-6击败亨德利,成为该项赛事史上最年轻的夺冠者,当时的火箭只有17岁零358天。

世锦赛决赛胜率100%:奥沙利文2001年、2004年、2008年、2012年、2013年五次闯进决赛,都没让冠军旁落,成为惟一一多次打进世锦赛决赛且从来没输过的球手。

正式比赛最年轻147:1991年3月14日,年仅15岁零98天的火箭在英格兰业余锦标赛上创造了当时正式比赛中打出147最年轻球员的纪录,直到2004年3月被14岁208天的特鲁姆普打破。[详细]

奥沙利文如今人到中年,依旧的狂放不羁,也依然充满争议,可谁也不能否认,他是斯诺克独一无二的教父,没有他,这项运动就少了一抹亮色。

就在今年世锦赛打得顺风顺水之际,奥沙利文再出惊人言论,直言复出打世锦赛并不是想念斯诺克,而是有两三个月没给孩子交学费了。如果没记错的线千英镑买钻戒,但这就是奥沙利文,就像他一边以自己的方式打败一个又一个高手,让世人对他顶礼膜拜,一边又按照自己的思维我行我素,让人们无法理解,只有一种解释行得通,天才本身就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

蓦然回首,奥沙利文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天才另一面就是魔鬼。1996年世锦赛用头顶撞赛事官员,付出了2万英镑和两年缓刑的代价,1998年因尿检呈阳性被剥夺北爱公开赛冠军,为了戒毒两次走进戒毒所。而2006年世锦赛与亨德利交锋1-4落后时起身和亨德利及裁判握手,旁若无人似的走出比赛现场,事后被扣900分的积分,处以11750英镑的罚金,在自传《飞越迷雾》中指责亨德利缺乏体育精神,抨击威廉姆斯太普通了。更离谱的是,2008年中国赛首轮不敌傅家俊后大爆英国粗口俚语,甚至多次拿性开玩笑,去年中国站在中国公开赛新闻发布会上公然吸烟,称在中国可以随心所欲。对了,与特鲁姆普的半决赛中因为用球杆擦被警告。天堂向左,地狱向右,站在舞台最中央的火箭绝对是一个“精神分裂者”,他不需要你的理解,因为他的世界你永远不懂。[详细]

奥沙利文永远不是一个模范明星,他充满缺陷的人格注定永远在争议中前行,但这却无法掩盖世人对他疯狂的崇拜。看看火箭在克鲁斯堡掀起的热潮吧,与特鲁姆普大战半决赛四个阶段门票早已售罄,原价38英镑的门票转让价已经被炒到了120英镑,但仍有不少球迷观众求购现场门票,而决赛4个阶段门票也是早已卖光,原价53英镑的票已经炒到了400英镑,此时此刻,你终于明白世界台联主席赫恩数次邀请火箭复出参赛的良苦用心吧。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爱奥沙利文,对于奥沙利文表示重返台坛只是为了给孩子付学费的言论,6届世锦赛冠军史蒂夫-戴维批评其不尊重斯诺克运动。戴维斯的批评并不无道理,但在很多人看斯诺克就为看奥沙利文的事实面前,我们不得不对球王说一句:你out了![详细]

斯诺克历史上每个时期不乏统治性人物,戴维斯、亨德利和希金斯都书写了非凡的历史,但谁能担教父大任,非奥沙利文莫属。如此的划等号,不仅仅是奥沙利文与《教父》中的主演阿尔-帕西诺相貌有几分相似,更重要的是,他的个性极大符合我们对教父的审美标准,作为一位始终在生活中追求只属于自己的境界行者,他既天真随性,又刚毅冷酷,既在球场上超乎完美的决断力,又酷劲十足,尽显大师风范,让斯诺克这项绅士运动拥有了激情的烙印。

相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斯诺克运动的黄金时期,进入新世纪以来这项运动有了日薄西山的无奈,还好,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出现了奥沙利文这道能改变你对斯诺克观感的风景,才让这项运动有了一抹亮色,如果火箭真的退役了,你找不到第二个人像奥沙利文那样打球,巴里-赫恩,难道你真的不在乎吗?没错,戴维斯是经典,可经典的只能让人仰望,亨德利是教科书,但近乎完美的人生却缺几分味道,球王和皇帝是斯诺克运动的永恒记忆,可时代变了,人们更需要潇洒、不羁、霸气的教父。这也是为什么在奥沙利文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生有争议,也是价值,不犯错误、循规蹈矩的庸人才没人爱。[详细]

同样是宣布退役,亨德利真的挥手告别,而当奥沙利文在本届世锦赛上再次亮出要离开的态度时,这真的是一个问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身为“75三杰”之一的奥沙利文正大步流星的奔四而去,无论精力、对胜利的欲望还是斗志都随着年龄的增长打折折扣,即使火箭再次违背承诺出现在下赛季的舞台,出勤率不高也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奥沙利文完全没必要在继续还是退役做出二选一的选择,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效仿费德勒战略性的放弃比赛。即使算上伦敦总决赛,费德勒整个2013赛季的参赛数量将精简至只有15站,甚至放弃了迈阿密和蒙特卡洛两站大师赛,尽管这样的参赛计划使得排名不断下滑,但年过三十的费德勒却能将更多精力放在大满贯上,以此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争取至高荣誉。而对于奥沙利文而言,也可以战略性的转移,全身心的投入到能让自己充满斗志的高级别赛事上,避免在欲走还留中痛苦的纠结。作为一位完美主义者,奥沙利文只有通过斯诺克能达到完美的境界,与其在巅峰时自己的成就感,为何不能以变通的方式追寻另一种新鲜感,火箭,你何乐而不为呢?[详细]

未来火箭何去何从,除了继续打斯诺克,养猪和跑步都成为候选答案,可以说兴趣决定一切,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相比之下,75三杰另外两位球员未来还要为名利打拼,火箭确实自我升华到另一个境界。

2013年斯诺克世锦赛落下大幕,曲终人散,但奥沙利文未来何去何从的问题似乎还没有标准答案。实际上,在随性的奥沙利文身上不需要刻意找答案,他未来想做什么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兴趣。诚然,斯诺克确实是奥沙利文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舞台,但绝非他的惟一兴趣,甚至都不是最爱,火箭曾对英国记者说道:“如果我的家庭在我生命中排第一的话,跑步能排第二,斯诺克只能排第三。”事实上,奥沙利文暂别球场的一个赛季确实很好的享受了斯诺克以外的生活,他一度来到一家农场,每周3天免费帮助农场主喂猪和打扫猪圈,养猪帮助奥沙利文排解压力,而跑步则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出去跑步的意义在于聆听鸟鸣,感受脚撞击地面的节奏,这对我是一种心理治疗。”火箭还透露梦想在40岁时跑一场马拉松,可这取决于他是否还继续斯诺克生涯。

如果未来某一天看见奥沙利文转行征战马拉松,抑或成为农场主,都不必惊讶,因为他更像是一位骑士,血液里流淌着狂放和洒脱的因子,加上如今功成名就,无欲无求,他不会被名利这些世俗的东西所绑架,更向往随心所欲的生活,自由自在的去选择自己的人生,这样的火箭魅力无疑更加四射。同样是75三杰,希金斯和马克-威廉姆斯如今都在为如何走出低谷而困惑,尤其是金左手在状态自由下滑时依然不甘心,坚持巅峰时的打法,让人不禁感叹有心杀敌无力回天。毫无疑问,他们至少目前还达不到火箭的境界,未来必定还会为奖金和冠军打拼,而80后更要为未来而战,环顾四周,能让兴趣决定一切,能做到“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球员,惟有火箭![详细]

喜欢火箭,就请和他一起疯狂;不喜欢疯狂的火箭,就请欣赏他的比赛。无论如何,奥沙利文是斯诺克历史上,神一般的符号,你无法越过他,去欣赏斯诺克。

在自我追逐不断迷失灵魂的过程中,奥沙利文或许不是一个模范明星,但他绝对是一个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明星天才。这个可爱的天才,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激情四射,精彩绝伦的斯诺克视觉盛宴,当一些人质疑他充满缺陷的人格品性,还是无法遮盖他绚烂耀眼的光芒与成就和世人对他疯狂的迷恋与崇拜,这就是罗尼奥沙利文,一个游走在火焰与海水之间的精灵,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世人的目光,不管未来的日子里他能否再创职业赛季的辉煌,能否成为一个中规中矩的球坛绅士,他都永远会是斯诺克历史上一个不可复制的奇迹与神话!

天才和恶棍之间的距离,往往只有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那般,可以随时轻易捅破或者重新粘贴起来。奥沙利文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个观点。作为当今球坛公认的天才,奥沙利文对斯诺克的理解远超一般球手,与生俱来的超强球感,行云流水的出杆,激情四射的进攻,让奥沙利文拥有无数的粉丝,也是斯诺克的票房保证。或许是天才到一定程度,都会有些与众不同,奥沙利文在场外的负面新闻丝毫不逊色于他在场上的成就,他就是一个天使和魔鬼的化身。

北京时间2012年5月8日,奥沙利文以18-11力克阿里·卡特,职业生涯第四次捧起世锦赛冠军奖杯。奥沙利文本次夺冠绝对是实至名归,因为他遇到的五个对手全部进过世锦赛决赛圈,而且包括三个世界冠军。不管是老一代的艾伯顿,还是同时期的威廉姆斯,以及新生代的罗伯逊,全都无法阻止奥沙利文夺冠的脚步。奥沙利文的胜利让球迷又重新恢复了信仰,他向全世界宣布,他依旧是这个世界的领袖!

这个结果相信绝对出于大多数球迷的意料,因为近些年来他已经鲜有大赛冠军入账,之前更是爆出即将退役的言论,所以赛前,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好火箭夺冠。但是天才总是不按套路出牌,桀骜不驯的奥沙利文第四次在克鲁斯堡迸发出全部的能量,然后创造了一连串的纪录。也许很多人会说这并非火箭本意,因为在那么多的比赛中,奥沙利文都是如此随意,他可以因为不满球迷伸出中指,也可以因为一场商业活动提前认负,但是我们忽视了这些比赛在奥沙利文心目中的排序,那就是对于世锦赛冠军的渴望。

以36岁高龄再夺世锦赛冠军,奥沙利文心有余悸,“世锦赛的17天非常艰难,真是场耐力考验。”奥沙利调,他正在犹豫,“我在斯诺克世界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的身体很难承受密集的比赛,我不喜欢被强制参加某项比赛。在赛程安排看起来合理之前,我不打算继续打球。”在夺冠之后,奥沙利文的世界排名从第十六上升到第九,他还暂时不用把资格赛加进自己的日程表。但不可否认的是奥沙利文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如果哪一天他真的决定放下球杆,并不需要什么严肃的理由,也没人能强迫他留下。

现在回望奥沙利文这20年,我们更像是在欣赏一场戏剧,他就像是一位自导自演的大师,他用人生诠释的戏剧冲突让人又喜又悲,他天赋异禀,让所有人羡慕嫉妒,他有时犯浑,恨得让人咬牙切齿。他仍然是一个可爱的人,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美丽斯诺克的天才,他同时也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1975年生于英格兰埃塞克斯的奥沙利文,童年并非如今这副高颧骨面相,而是个略显憨厚的小胖子,力气很大,喜欢看李小龙的电影,心理脆弱,经常被欺负。他的家族中出了好几位拳击手,但他不喜欢“野蛮的角力运动”,自7岁起便投身斯诺克。奥沙利文早早就展示出了斯诺克天赋,13岁成为全英16岁以下斯诺克锦标赛冠军。当时,他已被全英伦关注,人们无不对其充满激情的进攻技术交口称赞。1993年的英国锦标赛,当其他年轻球手还在为通过资格赛努力的时,17岁的他却已经拿到了他第一个排名赛的冠军,成为了最年轻的排名赛冠军得主。

在他刚刚进入职业球坛的时候,他就创造了连续38场的不败记录。10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百分杆,15岁时,他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47分,赢得“天才少年”的头衔。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完成了11次的147,与“台球皇帝”亨得利平起平坐,亨得利已经退役,而这些记录,火箭仍将继续。

1997年世锦赛首轮对阵普莱斯,奥沙利文在第14局打出5分20秒的满分杆,这几乎是一个神迹,要知道职业球手即便选择任意一个彩球击打,在5分半以内完成清台也是很困难的。2007年英锦赛,奥沙利文半决赛面对塞尔比,决胜局打出147分,成为亨德利后第二位在决胜局打出147分的球手。奥沙利文还是世锦赛上唯一打出过三杆满分杆的选手,并且,世界上前5快的满分杆都是他创造的。他同时创造一百个百分杆和挣得一百万英镑奖金最快的球手。“火箭”,真的是对他最好的绰号。

作为历史上最富天赋的选手,奥沙利文比赛中经常意兴所至的左右开弓,以此闻名于世。早年间他还曾经因为不是左撇子而用左手打球受到同人的非议,不过那正是他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最难能可贵的是,“火箭”左手击球不仅姿势优美,准确率同样有保证。据统计,“火箭”在一场比赛中可以换20多种花里胡哨的姿势来打球。如果奥沙利文发挥七八成,对手或许还有的打,要是完全发挥,作为人类能够赢他的概率就非常小,但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练习左手击球,这还是一个谜。2009年的上海大师赛,奥沙利文从第一轮到赢取最后的冠军,他的左手使用率是超过70%的,可以说这个排名赛的冠军完全就是奥沙利文用左手赢来的。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奥沙利文的进攻,那么我们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而这中间其超强的走位能力,则可以被称为“销魂”,我们不仅 一次的感慨,每次走位的精准用手摆也不过如此。奥沙利文从出道以来就被称为进攻火力强劲,但其进攻端最大的武器就是走位能力,而能够做到如此的走位至少需要两方面的功力,首先一点就是母球强大的控制力,每一杆加什么塞击打力量的大小拿捏必须要非常准确,母球走向什么地方完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另外一点就是超强的台球智慧,仅有母球的控制能力还不够,必须还要有能够想出这些路线的能力,这就考验一名选手的台球智慧,能够每一杆选择上做到合理准确,当今斯诺克球坛上难有和奥沙利文相匹敌的选手。

也许每个天才,都会在生活中追求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境界,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因此奥沙利文是随性的,也是孤独的。他一直行走在一条另类的道路上,他的随性,和他对斯诺克境界的追求是一致的。他曾经痛恨过斯诺克,当他的天赋在球台上展现出来后,人们看到的是一种见所未见的打法,惊人的出杆速度,源于他不假思索的分析能力,超级的击球准确度,因为他极为均衡敏锐的判断能力,左右开弓,特别是左手单杆成绩都能破百,更让他一身兼备两个顶级高手的能量。戴维斯说过,他从没见过一个对斯诺克理解的更透彻的人,所有谜题在他眼中都显得格外容易,球洞在他眼中肯定比我们看到的要大,但是这样的天才,对斯诺克的追求也不同常人,世界冠军的头衔似乎还不足以让他满足,或者说不足以激发出他所有的灵感,然而它拥有的毕竟是一个正常人的身躯,他不可能永远处在巅峰,所以奥沙利文很容易失落,抑郁乃至绝望。

正是由于天赋异禀、恃才傲物,奥沙利文目空一切、看淡一切,胜负对于他来说已经并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相信,只要罗尼投入100%的精力和专注度来打球,那他几乎是不可战胜。吉米-怀特说得好:“奥沙利文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如果他想做,就没有做不到的!”情绪化的性格和心不在焉态度,成为阻碍奥沙利文成为常胜将军的绊脚石,亨德利是斯诺克界的“皇帝”,而奥沙利文不屑于“皇位”,对他来说所谓的“统治力”,所谓的“君临天下”就是狗屎。

不知道奥沙利文是否知道一个词,叫红尘。世人皆在红尘中,没有人能够逃脱名利的追逐。世间喧嚣皆因人而起,也因人而散。起散之间,轰轰烈烈。尔后,便有人远离红尘。所谓红尘看破,其实就是追求完美。追求完美,则“无我”,“无我”,则一切皆空,杳如尘烟。奥沙利文赛后说,他付出太多,胜负已无所谓。一句“无所谓”,道出的是沧桑,是淡然,但更多的是无奈。无奈心绪不佳,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

奥沙利文就是天才的代名词,然而天才也有天才的通病——即过分追求完美主义,一旦比赛场面打得很难看,即便取胜也觉得是一种耻辱。火箭控制不了自己,他总是情绪波动起伏、缺乏求胜欲望,一味追求闪电节奏和华丽打法。火箭时不时就会莫名其妙的输球,他是天生的艺术家,并不适合纯粹的竞技,罗尼缺少竞技体育最起码的功利思想,打球只为自己高兴,除了希金斯和威廉姆斯等少数几人外,其余球手似乎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如果他觉得不爽,就会立刻放弃。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因此这也给我带来了太多的痛苦——总是让我为无法将事情做到我想做到的地步而痛恨自己。”——摘自奥沙利文自传《飞越迷梦》,即使他在嬴下一场球后也会嘟囔着自己非常不满意。你可以看出他对完美的执着追求,而当他认为自己做得够完美时,你会发现,完美不过就是不完美的墙壁上所刻画下的一个标记。当完美建筑在不完美的上面的时候,那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罗尼·奥沙利文的完美。他可以输球,但不可以以不完美的方式去嬴球。而有的时候,当失误也成为一种风格,这就是罗尼的完美。

每个天才,都会在生活中追求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境界,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然而随心所欲只可能是稍纵即逝的一种感觉,却很难形成持续的状态。所以天才们总会挣扎在平庸和超凡之间,随心所欲得过了头,就变成了难以控制的随性。因此奥沙利文是随行的,也是孤独的。他一直行走在一条另类的道路上,旁人不可理解,就像旁人对加斯科因睡觉从不敢关灯和福勒用脑袋对墙连续顶球一样不可理解。“火箭”总是以一种非凡的力量爆发,然后又以一种奇特的速度堕落,你还没理清头绪,他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要用简单的几句话来概括奥沙利文是困难的,因为他的人生充满了太多的矛盾。他有一个因为谋杀被判终生监禁的父亲,有一个因为逃税坐牢的母亲,他个人的生活也曾经丑闻不断,他抛弃过怀孕的女友,不承认亲生的女儿,他嗑过药,还拿着球杆袭击过比赛裁判。但与此同时,他却又是个完美主义者,他讨厌自己的一切恶习,无法忍受自己在比赛中的小失误。

奥沙利文是一位极富个性的球员,他可以在自己状态不佳,手感极差的情况下甩杆而走抛弃对手放弃比赛,哪怕他面对的是和他具有相同影响力的史蒂芬·亨德利。2006年底,在英国锦标赛1/4决赛上,他对阵亨德利,比赛进行到第六局时,他忽然同亨德利以及当值裁判一一握手后,飞快地离开了球场。事后,大家得知奥沙利文的中途退场,是因为不满前5局的成绩(1比4落后),他的行为让亨德利难以置信。“太荒唐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他到我的更衣室来祝我好运,但是当我问他哪里不对劲时,他却只是说,“我受够了”!

他曾因不满对手埃伯顿打球太慢,竟在椅子上打呼噜;他曾在中国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做出下流手势和动作;他曾在比赛中用头顶撞裁判,被罚了2万英镑;他曾因吸食被取消了比赛冠军;左右手一样出色的他,曾故意用少用的左手比赛却赢了对手,结果遭到投诉;他曾在世锦赛上对着打丢的球竖起了中指;他曾不堪忍受艾伯顿蜗牛般的出杆速度而将毛巾蒙在头上,大声问观众:“现在几点了?”;他曾在比赛中忙里偷闲,趁美女裁判塔布摆球之际,从球台另一边走到她身后,做出了一个舒腰摆臀的“猥琐”姿势··· ···

2002年的大师赛上,他没有喝组委会为球手准备的冰水,而是要了一杯牛奶。04年的大奖赛和去年的中国公开赛以及其他很多时候,他都会向组委会要来马克杯装上热水暖手。05年的英国锦标赛与马克-金的比赛中,奥沙利文坐在椅子上,用毛巾盖着头,不去看对手在最后时刻的反戈一击。去年的世锦赛上,他不但终止了比赛去更换皮头,在最后输掉比赛时,还将球杆送给了球迷。在赛场上,他甚至会将鞋脱下来以放松自己的脚,而另一个曾经这样做过的,是因癌症被浮肿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已逝的保罗-亨特。06年的英国锦标赛上,奥沙利文在1-4落后的情况下,退出了比赛,将对手亨得利保送进了半决赛。而谈及他退出比赛的原因,他竟然给出了是因为怀念保罗-亨特的说法。

最为中国球迷熟知的“火箭”怪异举动是2008年中国公开赛的“粗口门”以及今年中国公开赛的“吸烟门”事件。奥沙利文说他挺享受和傅家俊比赛的过程,不过最后两局他那种完全悖于常理的非理性进攻,已经预示了火箭堕落的迹象。他想要用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取胜,可碰到傅家俊这种纯胜负师的对手时,他随心所欲的方式很难保证稳定胜率,而他又不愿意,准确的说,不屑于用类似对手的方式去取胜,因此焦灼和烦闷的心情,让这个完美主义者的抑郁症再度发作,或许只有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爆粗口这种方式,才能让他缓解心中的郁积。

他在中国大放厥词,其实是和中国公开赛没有太多关系,奥沙利文只是在重复着职业竞技场上天才们周而复始的重生与自毁,火箭又陷入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心神低谷,在绝望的情绪里,他用了一种大爆粗口的方式来宣泄。奥沙利文不是一个无谓的无知者,这便是一个在自我追逐过程中迷失的灵魂,奥沙利文绝对不是一个明星模范,但他绝对是一个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明星天才。

他数次公开宣布,越来越讨厌斯诺克,这项运动也正在走向衰败。奥沙利文是世界台联官员的眼中钉,他不止一次炮轰世锦赛太过无聊,曾经连续多站PTC比赛退赛,为此遭到各种处罚。奥沙利文还得罪了不少球员,他曾宣称全世界只有极少部分人具有斯诺克智商,其他职业球员都在胡打。他公开抨击塞尔比,认为后者打法“猥琐”,不值得赞美。

据透露,奥沙利文的诡异性格和成长背景有关。家庭的巨大变故让奥沙利文郁郁寡欢,他对家庭的痛楚从不掩饰。“我从一开始就被贴上了坏孩子的标签,一方面是因为我打球的姿势,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家庭背景。从我转为职业球员的那一刻起,我就是‘父亲在监狱里的那个奥沙利文’。接着,我母亲又进了监狱,于是人们总认为我也一定有一些不干不净的事。”

现在,奥沙利文有一个5岁的儿子,他不准备让儿子从小练习什么,他要给儿子一个快乐的童年。不管怎么说,奥沙利文是个不错的父亲,他不希望自己失去的东西也让儿子失去。“你会退役吗?”夺冠时刻女主持人小心地问,奥沙利文怀里抱着儿子小罗尼悄悄在“火箭”耳边说:“爸爸加油!”这句悄悄话被话筒捕捉到,上千名观众会心地笑了,那一刻,奥沙利文锐利的眼神变得无比温柔,他激动地说:“我不会退役。”没错,正是家人的鼓励才是他真正打下去的原因,是孩子们给了他现在还能站在球台边的动力。

对于缺乏家庭温暖的奥沙利文来说,如何让一双儿女健康成长无疑比荣誉室里有没有多一座奖杯更加重要。毕竟他同孩子的生母已经分手,需要花更多精力陪伴在孩子身边,“火箭”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好爸爸:“以前我害怕自己永远没机会和儿子分享这样的时刻,所以他能在这里太美妙了。他很爱斯诺克,在比赛结束之前我已经百感交集了,因为我觉得整个球场里只有我和他。这是我体验过的最棒的感觉了。”

另外,奥沙利文在其他方面也展示出了过人的的天赋,赛车场上的奥沙利文也是一把好手,快速、准确、侵略性、冷静的战术布置……说不定他能证明,台球和赛车是相通的。

此外,跑步是奥沙利文的另一大爱好,奥沙利文曾对英国记者表示,“在我的心里,还有其他的选择,让我可以远离斯诺克,那就是跑步。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全心投入于一项运动。”“如果我的家庭在我生命中排第一的话,那么跑步就能排第二。而我的本行斯诺克只能排第三。” “我对斯诺克有些厌烦,在未来的几年内,我准备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改行去跑马拉松。”

如果不是性格上的问题,也许他早就成了举世公认的最好的斯诺克选手,但现在他依然只能是个天才,因为无论是球桌上或者生活里的一点不完美都可能把他推向情绪失控的边缘。显然,奥沙利文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才会那样开诚布公地表示,他也许有一天会放弃斯诺克,去跑步,理由只是当他无法在斯诺克中获得乐趣了,他“还能离开它”,而不至于变得一无所有。

有人说奥沙利文像个孩子,天真,随性。而我宁愿相信他是一位骑士,狂放,洒脱。他不如亨德利,亨德利是一本教科书,经典,但乏味;他也不如希金斯,希金斯是一匹老骆驼,抗风沙,认得路,但绝无情趣。而后辈们,俨然还沉醉于风花雪月的皮毛中。人生有争议,也不失为一种价值,而庸人们不犯错误,循规蹈矩,其实内心阴暗。可叹世人皆为功名较劲,毁了苍生无数。

他不是戴维斯、亨德利那种王者,却是斯诺克世界里最顶级的天才。在斯诺克运动里,他很像个嬉皮士,把绅士风格打上激情的痕迹,但他显然无比了解这项运动的灵魂和本质。奥沙利文堪称斯诺克世界的另一半风景,如果少了他,斯诺克世界也将变得黯然失色。天才总是可遇不可求,天才能改变你对一项运动的观感,却不能改变一个普通人投身这项运动的方式,如果他退出了,这个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人像奥沙利文那样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