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瑛:决赛站到脚充血 执裁台球皇帝最后一杆147最幸运

  作为亚洲最知名的斯诺克女裁判,诸瑛是斯诺克球台边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个直到高三才第一次看斯诺克比赛的女子,就像突然闯进了糖果店的孩子,在喜不自胜之余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并且经过自己的努力站在了斯诺克球台前!虽然只是裁判……在执裁的比赛中,她坦言第一次在克鲁斯堡裁球,就碰到了“台球皇帝”亨德利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147,她感到无比幸运,赛后,亨德利还给了她热情的拥抱。作为一名斯诺克女裁判,她表示,希望自己未来能有一天站在世锦赛决赛的场地上……[详细]

  斯诺克裁判。曾执法多次斯诺克比赛,2008年,诸瑛拿到了象征台球裁判最高荣誉的“国际金章”,成了国内目前唯一顶级女裁判她也成为斯诺克历史上第一位执法三大赛正赛的中国裁判。

  诸瑛:他不单单是我的偶像,对他有一点特别的情愫,第一次在电视上看斯诺克比赛就是希金斯打的,整场比赛他都发挥得非常好,一路过关斩将,在他最巅峰的状态和年龄拿到了冠军,那时候希金斯真和斯诺克几乎同时进入到我的脑海当中,所以对他的感觉跟其他球员会有一些不同。现在裁他的比赛,看他遗憾出局,毕竟我从事裁判也有九年,已经习惯了选手的输赢,球员其实更是这样,每年要打那么多比赛,输、赢、状态好和不好,这都很正常。

  诸瑛:在场上还是比较礼节性的在结束后打招呼,晚上回酒店之后,正好碰到一位希金斯的球迷,说他到其它地方去喝东西了,我问他精神状态怎么样,他说还行,也一样跟球迷打招呼,至少表情上还是挺轻松,没有太受比赛结果的影响。[详细]

  诸瑛:刚好是我高三那年,学习压力特别大,某天晚上爸妈出去散步,家里没人,我就偷偷打开电视,想放松一下,随便看什么都可以。突然有一个频道,画面非常漂亮!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有这项运动,不知道斯诺克这三个字,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球台、这样的比赛叫斯诺克!但当时电视画面停在那儿,我就觉得好漂亮,绿色的台子,上面的灯光打在彩色的球上,就很喜欢,就停下来看了一场规则都不知道的比赛,但很享受整个过程。有一句话非常能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就像是小孩子进了糖果店一样,不问原因,就是很开心!

  诸瑛:刚开始时打半天进不了一颗球,但并不是进球可以让你感到开心,能你去接触它,去打球就很开心了,非常偶尔的可以进一颗球那是更加高兴了。现在的水平就是,理论上非常有高度,因为一天到晚,成天看的都是世界顶尖选手的比赛,所以知道应该怎么打,但能不能打不打得出来是另一回事(笑)。[详细]

  诸瑛:其实并不是很容易,开始做兼职是04年底,决定做全职裁判是2011年初,大约有六年多的时间,做决定确实挺艰难的,因为要考虑方方面面的事情,斯诺克裁判不是一份常规的工作,要面对很多事情,特别是工作的稳定性方面。刚开始时,我的级别比较低,只能裁一些业余比赛,数量会比较少,后来慢慢的,我的执裁水平得到了上海市台球圈的认可,慢慢到全国,再后来是洲际比赛,再参与到职业赛事联盟,这是需要花很长时间的。

  诸瑛:私底下的我喜欢不同的风格,可能是跟自己的性格、星座都有些关系,喜欢变化,喜欢丰富一点。平时我可以很嘻哈,但在球场就是要把头发弄得非常妥贴,下来以后我弄爆炸头,化什么样的妆,穿多另类是另一回事,但在场上,我是裁判,应该符合我的身份。性格上也是,平时我特别心急火燎的,比较急性子,但在场上就要沉稳,就要Hold住。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要把基础打好,把最需要做的事情做完之后才去考虑其它东西,就像锦上添花一样,别根基都没打稳就开始各种发挥了,那有点本末倒置。[详细]

  诸瑛:我第一次执裁世锦赛也算是有小小的历史感,亚洲、中国第一个执裁世锦赛的裁判,更幸运的是,我第一场在克鲁斯堡的比赛就裁出了亨德利的147,那之后亨德利就宣布退役,变成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147!

  诸瑛:什么时候意识到他在打147呢?他在打一颗比较难的红球时,红球慢慢朝洞里走,现场有个观众叫道“进去!”那时都已经超分了,其实那颗红球进不进对输赢并不影响,他叫“进去”肯定有事情!我一查边上的积分牌,原来是要打147,这时候快接近100分了。我的思绪就有点走出去,自己控制不住,太令人激动了!第一次在克鲁斯堡执裁比赛,又是亨德利的147,如果他真的打出来的话,哇!这是多美好的回忆呀!接下来我每报一杆分数就看一下分数板,我想,这么重要的时刻,这么重要的比赛以后一定是被记入史册的,肯定会无数次被重放,不要出现一激动报分报错的情况……[详细]

  诸瑛:每次决赛是抢九或抢十,都会有下午阶段和晚上阶段的比赛,我第一次裁威尔士决赛正好裁满全部17局,最后塞尔比9-8击败了宾汉姆。在场上时倒没什么,因为注意力在其他地方,没有放在身体上、脚上,还是享受整个比赛的氛围的,但下来时已经蛮晚,到一家中餐厅吃饭时就觉得不对,脚特别充血,感觉特别肿,所以就把脚放搁在对面椅子上,这样才舒服点,一放下来就觉得血充下去,以后发现脚趾还要磨破,虽然不是很严重。

  诸瑛:好不公平啊!男生比较流行的头发都是短短的,顶多擦一点啫哩水,我们赛事总监老跟我开玩笑,说“我30秒就搞定”。在英国时,他们问Ivy在哪里?就说肯定是在镜子前!赛事总监开玩笑说,裁判休息室的镜子肯定特别累,因为我一直在照,一直在用。男裁判们差不多提前半小时起来就可以了,我要提前两小时起来,所以要少休息好多时间。[详细]

  诸瑛:一个报导说我不喜欢奥沙利文,我说不能这么绝对!其实这话前后都有相应的解释。因为我自己性格蛮外向的,所以我喜欢那种内敛、沉稳的人,因为自己做不到嘛!不能说我不喜欢奥沙利文,这样会得罪好多球迷,奥沙利文确实是斯诺克天才,他离开这段时间多少人想念他,希望他回来,知道他要重新参与世锦赛,大家都疯狂转帖转达这个消息。

  诸瑛:马克-威廉姆斯,他好严肃的,老是拉着个脸,但他会冷幽默,突然来那么一句,这是他的风格,不熟的人就会觉得怕怕的感觉,因为他不会你一来给你个微笑。希金斯挺Nice的,对谁都挺和蔼,笑起来很可爱,但他一进入到比赛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不苟言笑,给自己营造那种氛围,先沉浸在比赛的感觉当中了。亨德利会问“是不是你第一个147?”我说是,他就比我还开心,张开双臂说“祝贺你”!因为他已经打了那么多147,虽然也是值得高兴的事,但他知道这对我来说意义更重大,然后我们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很开心![详细]

  诸瑛:最初别人对他的评论就是准,但母球飞到哪儿都不知道,并没有认可他的整体水平。但中国公开赛他拿到了冠军,世锦赛决赛输给希金斯,拿到亚军,证明了他的实力。特鲁姆普酷酷的是一方面,但他本身性格偏内向,也不多说话,就是笑得特别灿烂。此后大家明显能看到他的进步,完全跟之前不一样,风格开始成型,我正好看到了他转变的过程,从之前很内向的英国小男孩,慢慢地,个性、特点都展现在大家面前,找到了适合他的定位。

  诸瑛:他是一个天才型的选手,他的出现对整个斯诺克运动在中国的崛起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中国是崇尚英雄的民族,某个项目要大家关注肯定要有一个英雄人物的出现。球迷也好,相关从业人员也好,可以喜欢这个球员,喜欢那个球员,但他所起到的作用,大家心里面都是认可的。这么多年,丁俊晖特别不容易,他出名的时候是18岁拿到中国公开赛冠军,一路走到今天,他承担的太多了,压力也特别多。现在他到了另一个高度,挺不容易的。[详细]

  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特别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不是在球台上挥洒的球手,而是边上的一道美丽风景,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的美丽焦点——美女裁判诸瑛,诸瑛你好。

  诸瑛:整个比赛的七天,每天的工作都从醒来一直到晚上睡觉,都在工作状态中,从早上11点左右起来,一直要忙到睡觉大概一两点钟。

  网易体育:这次你也执裁了希金斯的比赛,很遗憾,他在同米尔金斯的比赛中决胜局落败。很多人都看过你的故事,知道你最初是因为看了希金斯的比赛才接触了斯诺克,最后走上裁判道路的,裁偶像的比赛,最后他还输掉,会不会让你感觉心理不一样?

  诸瑛:怎么说呢,他不单单是我的偶像,毕竟我现在是裁判,要说哪个球员是我的偶像可能不是特别妥当……但你刚才说的一句非常对,是因为对他有一点特别的情愫,可能是因为他跟斯诺克几乎是同时进入我的脑海的,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斯诺克比赛就是希金斯打的,而且整场比赛他都发挥得非常好,一路过关斩将,在他最巅峰的状态和年龄拿到了冠军,那时候希金斯真和斯诺克几乎同时进入到我的脑海当中。

  诸瑛:对,差不多15年前的事,所以对他的感觉跟其他球员会有一些不同。现在裁他的比赛,看他遗憾出局,可我毕竟我从事裁判这个行业算下来也有九年时间,已经习惯了选手的输赢,而球员其实更是这样,每年要打那么多比赛,输、赢、状态好和不好,这都是很正常的。

  网易体育:裁比赛的时候,你会把自己完整地放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不去投入到比赛输赢当中去,这球精彩不精彩可能都不会感受到,只会看到有没有犯规,球的位置是否正确?

  诸瑛:其实,下场之后我也会跟朋友、跟同事聊这场比赛怎么样,但在场上时,绝对会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比赛上,因为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时间比较长的,如果在场上有分心、走神,就比较容易出错,所以这也是一种职业要求,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比赛本身上。

  网易体育:我们看比赛会因为一个球非常漂亮而喝采,或是因为一个球感到惋惜,这种情绪都不会影响到你?

  诸瑛:会。观众看到的是球有多精彩,他们的注意点和我的注意点是不一样的,我是要把工作要放在第一位,我的走位,我的关注点都在这方面,除此以外,如果精力上可以,可能也注意一些大家注意的东西。

  诸瑛:我在场上还是比较礼节性的在结束后打招呼,晚上回酒店之后,球员、工作人员都习惯在酒店大堂简单喝点东西,放松一下,聊一聊,我正好碰到一位希金斯的球迷,大家都熟了,问他有没有看到希金斯,他说有,不过他没在酒店,而是到其它地方去喝东西了。英国人有这样的习惯,每天晚上都会跟朋友聚一聚,喝点东西,我问他精神状态怎么样,他说还行,也一样跟球迷打招呼,至少表情上还是挺轻松,没有太受比赛结果的影响。

  网易体育:15年前是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看斯诺克的呢?因为斯诺克规则相对复杂,比赛时间又非常长,应该说并不是一个一开始就特别能吸引人的项目。

  诸瑛:如果有一些观众读过相关报道会知道那刚好是在我高三那一年,学习压力特别大,其实人是挺紧张的状态,某一天晚上晚饭之后,我爸妈好像是出去散步了,家里没人,我就偷偷打开电视,那时候不是想要看什么,只是要打开电视放松一下,找到个什么来看看,随便什么都可以。

  当时就打开电视调调调,调频道,突然有一个频道,画面让我觉得非常漂亮!有些人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斯诺克,是什么吸引你?我说不知道,就是你看到它就喜欢。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有这项运动,接触的有台球,但是不知道斯诺克这三个字,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球台、这样的比赛叫斯诺克,它的历史,有名的球员,全都不知道!但当时电视画面停在那儿的时候,我就觉得好漂亮,绿色的台子,上面的灯光打在彩色的球上,我就很喜欢,然后就停下来看了一场规则都不知道的比赛,但很享受整个过程。

  后来我在其它场合上看到一句话,我觉得非常能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就像是小孩子进了糖果店一样,不问原因,就是很开心!

  网易体育:说实话,在高三这么繁忙的时候被吸引,希望没有对你当时的学业造成影响。

  诸瑛:没有。高三学业特别繁重,不过每天中午其实会有一些休息的时间,后来我无意间发现学校边上有一个小小的球房,中午时不时还跟同学约了去打个一两盘球,可能就是半小时的时间,人就很开心。因为高三整个一年大家的学习压力都很大,能有一个点,不管是什么,有这样一个点让你放松,其实对学习来说是反而是好的。

  诸瑛:也不能这样说,刚开始的时候也是打半天进不了一颗球,但并不是进球可以让你感到开心,能你去接触它,去打球就很开心了,非常偶尔的可以进一颗球那是更加高兴了。

  网易体育:你真的是一开始就是打斯诺克,而不是像很多人打黑八,打九球,只是偶尔打斯诺克?

  诸瑛:所以就很神奇,就是跟它有缘分,喜欢台球,喜欢斯诺克。不过,虽然故事是从15年开始,但真正跟斯诺克比较集中的接触差不多是我开始当裁判的时候。

  大概04年的时候,接触到上海台球协会,开始接受裁判员的培训,然后开始从事一些业余裁判工作。另一方面我也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小团体,大家志同道合,都喜欢打斯诺克,每个星期我们都会有聚会,一圈朋友会互相切磋,讨论的也都是斯诺克的东西,历史、球员、打球姿势什么的,现在回忆起来都非常怀念。

  当然后来也是因为大家各忙各的,我自己也是,除了本职工作之外,还要兼职做裁判,大概一年之后就没有时间再自己去打球了,但那半年多、一年的时间打得还比较多,真正说水平有积累或有一点提高的话是在那段时间。

  诸瑛:现在的水平就是,理论上非常有高度,因为一天到晚,成天看的都是世界顶尖选手的比赛,所以知道应该怎么打,但能不能打不打得出来是另一回事(笑)。

  网易体育:斯诺克训练挺枯燥的,几个小时里,一个动作重复很多很多遍,你从没有感受过这种枯燥,完全变成乐趣了?

  诸瑛:也有过。我记得是两份工作之间,我想休息一段,大概一两个月吧。正好处在两个工作之间比较轻松,每天早上球房九点半一开门,我就过去,他们还在吸尘,打扫包间,我就去找一个房间练,还记一个本子,每天进球率是多少……我不觉得枯燥,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诸瑛:接触斯诺克有15年了,第一次接触到裁判这份工作也有9年的时间,会经历不同的阶段,每个不同的阶段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要面对的事情也不一样,但那份爱,那份感情没有变,而且是与日俱增的。

  网易体育:在你之前中国并没有什么斯诺克女裁判,你是因为什么下决心,中断正常的工作去做这份还没有很多前人趟路的工作?这个决定很容易就下了吗?

  诸瑛:其实并不是很容易,我开始接触这份工作时是兼职,差不多04年底,一直到我做了最后的决定离开办公室的工作,全职来做裁判,是2011年初,大约有六年多的时间,做决定确实挺艰难的,因为要考虑方方面面的事情,斯诺克裁判不是一份常规的工作,要面对很多事情,从时间上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决定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诸瑛:纠结并不是工作本身,我指的是工作的稳定性这些方面。刚开始的时候,我虽然很喜欢,但我的级别比较低,只能裁一些业余比赛,比赛的数量会比较少,或者就是周末一两天的比赛,后来慢慢的,我的执裁水平得到了上海市台球圈的认可,慢慢到全国,再后来是洲际比赛,再参与到职业赛事联盟,这是需要花很长时间的,参与进去之后慢慢得到大家的认可,可以执裁某一类比赛,都是需要时间的。

  诸瑛:对。因为我自己的工作是负责全国范围的销售,销售工作,大家都知道,没有说做到这儿就可以,永远可以做到更好,又是全国范围的。斯诺克裁判工作也是,所以我是不停地在飞,本职工作要飞,台球也要到处飞,特别特别累,特别特别辛苦,那时是这样一个状态。

  诸瑛:感性理性都有吧,因为我本是双子座的,性格也比较多面一点,有的时候考虑问题会比较感性,但在思考的时候,两方面都会有。

  网易体育:在比赛中看到你非常严肃,穿衣选择也非常保守,那私底下的你是什么样的呢?

  诸瑛:私底下的我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不同的风格,当然会有一点底线,就是要适合自己,在适合自己的前提条件下我会尝试不同的风格。可能是跟自己的性格、星座都有些关系,喜欢变化,喜欢丰富一点,喜欢逛街买衣服买东西什么的,我喜欢很丰富多彩。

  诸瑛:我特别特别喜欢旅游。原来工作的时候,觉得斯诺克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是工作以外生命当中很精彩的一个点。现在把斯诺克裁判工作转为我正式的工作、事业,当然对它的感情不会变,甚至还会越来越深,但我想还是生命当中应该有替代原来纯兴趣的点,我觉得旅游是毫无疑问的,特别喜欢旅游。

  诸瑛:都喜欢,而且不同的旅游方式,户外、背包我也尝试过,自驾,跟朋友开车,没有导游,或者是休闲度假到了酒店就不出来,我都喜欢。

  网易体育:说实话,斯诺克比赛坐那儿看都觉得挺累的,特别是比赛胶着时,你是一直站在场边,是不是锻炼出来很好的耐力?

  诸瑛:斯诺克是英伦的一项运动,跟英国朋友一起的工作总结下来,有些事情就应该去这样做,平时我可以很嘻哈,但上场就是要把头发弄得非常妥贴,一点都不凌乱,下来以后我弄爆炸头,化什么样的妆,穿多另类是另一回事,但在场上,我是裁判,应该符合我的身份。性格上也是,平时我特别心急火燎的,比较急性子,但在场上就要沉稳,就要Hold住。

  网易体育:但你不觉得另类的尝试也会是大家的兴奋点吗?比如不久之前特鲁姆普和几个性感的美女一块儿拍照片,可能会让其他不太了解斯诺克的人有兴趣了解。难得斯诺克球台边上有这么美丽的风景,为什么总把自己放在幕后而不愿意走在聚光灯前呢?

  诸瑛: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总是要把基础打好,把最需要做的事情做完之后才去考虑其它东西,就像锦上添花一样,别根基都没打稳就开始各种发挥了,那有点本末倒置。当你完全了解你该做什么,把你该做的就做好之后,是可以思考一下怎么样找自己的风格的,以后会慢慢的有考虑。

  诸瑛:大家都觉得你是好裁判,你自己也要认可。我觉得自己认可自己非常重要,我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大家会觉得我很自信,有的时候会觉得我特别不自信,很敏感,因为我会对自己有一个标准,如果我达到自己的标准,那我就特别自信,别人的质疑、否定,我会很坦然的接受,如果是我没有考虑到的,我会很容易接受这样的意见,但如果我觉得这是你的观点,我不会在意,不会影响到我的心情或是我的判断。

  但当我自己没有认可自己时,我就会特别敏感,特别不自信。我裁判生涯到现在九年多时间也是这样,其实为我特别幸运,04年底开始执裁,丁俊晖是05年拿到第一个中国公开赛冠军,整个中国的台球市场一下子爆炸开的感觉,所以我有非常多的机会,甚至很多机会是推着我往前走,相当一段时间,我觉得我还没有那么优秀,还没有那么好,总是有一种没有准备好就要上场的感觉,那种感觉我其实不是特别享受,但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调整,通过比赛,通过工作慢慢的积累,现在越来越从容了。

  诸瑛:近两年,两三年,有好多印象特别深的,是一辈子回忆起来都很美好的瞬间。2011年我去英国执裁了整个赛季,第一次踏上英国职业积分赛的场地,面对的是英国观众,虽然球员很熟悉,但面对英国观众,英国工作团队,我上场时还是小小激动了一下,想得有点多:第一个中国裁判在英国观众面前出现,大家是怎么看我的?大家认不认可我?那场比赛我记得印象很深刻。

  世锦赛当然也是,我第一次执裁世锦赛也算是有小小的历史赶,亚洲、中国第一个执裁世锦赛的裁判什么的,更幸运的是,我第一场在克鲁斯堡的比赛就裁出了亨德利的147,而且那之后亨德利就宣布退役,变成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147!

  还有就是刚结束不久的威尔士公开赛决赛,那是我第一执裁排名赛的决赛。这些回忆起来我觉得自己好幸运,从事跟自己最喜欢的项目有关的工作,又收获了那么多,虽然累是真的累,但真的很开心,虽然每天工作时间那么长,压力那么大,但我觉得得到的远远比付出的多!

  网易体育:亨德利那杆147很激动人心,147对于斯诺克选手来讲是可遇不可求,观众看到最后都会很紧张,哪怕红球都打完了,只是在收彩球,也会想“不会失误吧”!当你看到马上要打出147的时候,心里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吗?

  诸瑛:会!很有意思的是,那是我第一次在克鲁斯堡执裁,克鲁斯堡是所有喜欢斯诺克的人心中的殿堂,对于球员也是,有一天能打进克鲁斯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裁判也是,能够在那边执裁,这是大家终极的梦想殿堂。那天我上场之后就跟自己对话了很多,要冷静,注意力集中等等等等之类的,所以我一直是到快接近100分了,我才意识到亨德利在打147!

  诸瑛:没有!那场球特别在哪里?有几颗红球在低分区,并不是一上来就是红球+7分,红球+7分,如果这样的话,我很快就能够感觉到。但那场比赛,有几颗红球在上面,上上下下走了好多次,而且我把注意力放在球台上,看走位呀什么的。

  对我们裁判来说,会比较关注有没有超分,超分就是一个临界点,看看随后还需不需要把球摆回去,我看了一下,已经超分了,其实就有点小放松,我想超分了,那场球基本上亨德利是拿下来了。什么时候意识到他在打147的呢?他在打一颗比较难的红球时,红球慢慢慢慢朝洞里走,这时现场有一个观众叫出来“进去!进去!”我这时就比较敏感了,都已经超分了,其实那颗红球进不进无所谓的,对输赢并不影响,他叫“进去”肯定有事情!我一查边上的积分牌,原来是要打147,这时候快接近100分了。

  然后我的思绪就有点走出去,自己控制不住,毕竟太令人激动了!我就想,第一次在克鲁斯堡执裁比赛,又是亨德利的147,如果他真的打出来的话,哇!这是多美好的回忆呀!当时我确实心里面希望他打进,能打出147,但想完之后马上还是要让自己平静,接下来我每报一杆分数就看一下分数板,我想,这么重要的时刻,这么重要的比赛以后一定是被记入史册的,肯定会无数次被重放,不要出现一激动报分报错的情况。看记分牌这个动作大家不会在转播上看到,镜头会躲掉,但其实我每报一次都会看一下到底是一百多少。

  网易体育:这种感受就是我们看电视无法感受得到的,裁一场球下来,估计累的双脚腿都是肿的吧?

  诸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刚结束的威尔士公开赛决赛,这是我第一次裁决赛,每次决赛是抢九或抢十,都会有下午阶段和晚上阶段的比赛,我裁威尔士决赛正好裁满全部17局比赛,最后塞尔比9-8击败了宾汉姆。在场上时倒没什么,因为注意力在其他地方,没有放在身体上、脚上,还是享受整个比赛的氛围的,但下来时已经蛮晚,12点多这样子,有些朋友到威尔士给我助威,下来之后我们就到一家中餐厅吃饭,吃饭时就觉得不对,脚特别充血,感觉特别肿,所以吃饭时就把脚放搁在对面椅子上,这样才舒服点,一放下来就觉得血充下去,特别肿胀的感觉。下来以后发现脚趾还要磨破,虽然不是很严重。

  诸瑛:你这个可能没注意到,我其实是一直穿高跟鞋的。很多男裁判问,你穿高跟鞋不累吗?我说那你就不懂了,女士鞋相对男士鞋底会薄一些,如果穿平根鞋的话脚会特别疼,因为人站立有一个自然的角度,如果跟太高,脚往前,前面就会挤得比较疼,所以最舒服的鞋子就是有一定跟但不是特别高的,所以,我比赛时还是穿高跟鞋的。

  网易体育:女生有很多需要打理的地方,包括化妆、头发什么的,所以你的准备工作都比其他男裁判长很久?

  诸瑛:好不公平啊(笑)!现在男生比较流行的头发都是短短的,顶多擦一点啫哩水,我们赛事总监老跟我开玩笑,因为他头发少,说“我30秒就搞定”。在英国的时候,他们问Ivy在哪里?就说肯定是在镜子前!赛事总监开玩笑说,裁判休息室的镜子肯定特别累,因为我一直在照,一直在用。

  诸瑛:平时联系会感受得到,他们差不多提前半小时起来就可以了,我基本要提前两小时起来,所以要少休息好多时间。

  诸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刚开始时,女裁判肯定会吸引更多目光,更多注意,这是一个优势,也是一个压力的来源,因为你知道有很多人在关注你,你做得好不好大家都会看到,所以看你怎么来认识这个问题。对我自己而言就是,当我对自己的执裁很自信时,那我还蛮享受的,觉得这是一个优势,不觉得是压力。

  但刚开始时,觉得我们是裁判,是场上的决定者,是权威者,要做权威,必须要服众,不管是服两位选手也好,服观众也好,而女性这样一个身份给大家的潜意识或第一印象,就是没有男裁判那么镇得住场,那就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做到更好,通过专业的东西来弥补大家的潜意识、第一印象,服饰上我要做到一丝不苟?要刻板一点、保守一点,我也是希望给大家一点……

  诸瑛:这词用得很好!我是这么理解的,通过大家长时间看你的比赛,看你的执裁,慢慢的了解你,认可你了之后,慢慢的差异就缩小了。

  网易体育:感觉你是个风趣幽默开朗的人,跟球员私底下都是好朋友,在场上他们会不会有不服你判罚的时候?觉得她不像场上看起来那么威严嘛,场下挺爱开玩笑的。

  诸瑛:大家其实控制得都挺好的。场下我们挺熟,毕竟每年那么多比赛,那么多接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有的人就很沉默寡言,低调一点,有的就是嘻嘻哈哈开玩笑的,但到场上之后大家还是以比赛为准,可能场下大家关系都很好,但这个球他觉得你这样不对,肯定还是会提出自己的观点,到场上之后我们三个人,两个选手一个裁判,都是沉浸到比赛当中。

  诸瑛:记者采访之前都会做一些功课,看看以前报道,一个记者就问我,说看有一个报导说我不喜欢奥沙利文,我说不能这么绝对!其实这个话前面后面都有相应的解释。因为我自己性格是蛮外向的,所以我喜欢那种内敛、沉稳的人,因为自己做不到嘛!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会觉得这样的很不错,很有感觉。

  不能说我不喜欢奥沙利文,这样会得罪好多好多球迷,奥沙利文确实是斯诺克天才,他离开这段时间多少人想念他,多少人希望他回来,大家知道他要重新参与世锦赛,大家都疯狂转帖,互相转达这个消息。

  网易体育:其他一些出色的选手,像亨德利、希金斯、威廉姆斯、丁俊晖,能都给我们简单评价一下吗?

  诸瑛:可以讲一些球以外的东西。马克-威廉姆斯,他好严肃的,老是拉着个脸,但他会冷幽默,突然来那么一句,这是他的风格,不熟的人就会觉得怕怕的感觉,因为他不会你一来给你个微笑或什么的,就拉着个脸,但可能有什么事情他就突然窜出来一句。

  诸瑛:希金斯挺Nice的,对谁都挺和蔼,笑起来很可爱。大家不一定知道,他一进入到比赛状态就完全不一样,哪怕是开赛前一个小时。我们开赛前都会找自己的球员,跟他打招呼,说下比赛等下几点开始,我是你的裁判,我们等下在哪里碰头等等,基本上离比赛还有一个小时,他已经进入比赛的状态,就已经不苟言笑了。刚开始需要在比赛之前跟他接触时,我还觉得这跟平时不一样,平时在酒店或其它场合遇到他,他笑得比谁都灿烂,但即将进入比赛状态,其实还差挺长时间,他已经开始给自己营造那种氛围,先沉浸在比赛的感觉当中了,希金斯是这样的。

  网易体育:打出你执裁的第一个147的亨德利呢?带给你很历史感的一场比赛。

  诸瑛:对!我特别要补充一点,裁完他147之后,球员要离开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们还要收尾工作,等这些弄完后回到后场,所有工作人员、同事、球员,只要碰到的人都来祝贺我,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这场比赛,都祝贺我裁到147!

  后来在赛事办公室前碰到亨德利,那是一条长长的走道,没有其他人,就我们俩,他当然很开心,因为是他打出147,他跟我打招呼,我们俩离很远,一边朝对方互相走,一边他就问“是不是你第一个147?”我说是,他就比我还开心,张开双臂等着拥抱,他说“祝贺你”!他觉得更应该祝贺我,因为他已经打了那么多147,虽然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他知道这对我来说意义更重大,然后我们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很开心!

  诸瑛:后来在媒体中心我拉他做了一个147的动作,我们俩一起做出来,我想表达的是这是我们俩共同的一个147,我这手比了个1,这边是2,他那边也是2,然后一个7,我们两个人组成了一个147的手势。

  网易体育:特鲁姆普呢?你怎么看这个天才,英国比较年轻的选手似乎就看他了。

  诸瑛:我是2011年3月份在北京裁完中国公开赛,回上海收拾一下行李,4月就飞去了英国,一待待一年。再之前在上海裁他的比赛,在上海时,他还不是特别成熟,当时裁判、其他球员,对他的评论,就是准嘛,但你看他的母球,飞到哪儿都不知道,话里的意思就是大家还并没有认可他的整体水平,因为不能只看一点来评价一个人,要看整体。

  但到了中国公开赛,他一路拿到了冠军,那次我也裁了他的球,主要还是靠准,但最后拿到了冠军肯定是说明实力的,当时给大家最深的印象是不断的进球。接着4月份回到英国就是打世锦赛,那次我虽然没有执裁世锦赛,但参与了整个比赛做一些记录的辅助工作,他一路打到最后,决赛输给希金斯,拿到了亚军。

  下场之后到他的休息室里,我说祝贺你,他的经纪人还说,他都输了比赛你还祝贺他?我说这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当然值得祝贺了!那时候他就笑得特别腼腆。特鲁姆普是偏内向的,酷酷的是一方面,但他本身性格偏内向,也不多说话,就是笑得特别灿烂。下个赛季,很多比赛中,大家明显能看到他的进步,完全跟之前不一样,他的风格开始成型了。我想,一个人要有性格,必须手上有拿得出的东西,这才叫性格。

  从2010年的上海大师赛,2011年中国公开赛、世锦赛,一直到今天,我正好看到了他转变的过程,从之前一个很内向的英国小男孩,慢慢地,个性、特点都展现在大家面前,找到了适合他的定位。

  诸瑛:首先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型的选手,他的出现对整个斯诺克运动在中国的崛起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中国是崇尚英雄的民族,整个社会那么开放,某个项目要大家关注肯定要有一个英雄人物的出现,不管是姚明、李娜还是丁俊晖,他们都是这样的人物。球迷也好,相关从业人员也好,可以喜欢这个球员,喜欢那个球员,但他所起到的作用,大家心里面都是认可的。这么多年,丁俊晖特别不容易,他出名的时候是18岁拿到中国公开赛冠军,一路走到今天,他承担的太多了,压力也特别多,威尔士公开赛中,我跟小晖妈妈聊,看他以前的照片,看他打球,看他现在应对记者,应对媒体,就是从一个小男孩承担了这么多的压力、这么多的关注,一直走到今天,现在他到了另一个高度,挺不容易的。

  诸瑛:如果你有机会再采访他的话,你会非常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区别,05年到现在8年时间了。其实大家真是有幸见到这样一个天才从小天才成型为真正的天才。

  网易体育:我们知道中国公开赛正在进行,不少知名选手都不幸落马,包括希金斯、特鲁姆普、卫冕冠军艾伯顿,那现在小晖也是你心目中这次比赛的冠军吗?

  诸瑛:我们裁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不对比赛做任何预测,这不是开玩笑,确实是这样,因为我们身份比较特殊嘛,不便做这样的预测。但不管是从同胞的角度也好还是从什么角度也好,希望大家都发挥好。球员输球是不怕的,最懊恼的就是他今天打得太臭了!他们每天练球那么辛苦,早上拿着杆一去练一天,不像这里还有点色彩,就是白白的墙,几个桌子,每天就几个人在那儿很枯燥的练球,挺辛苦的,所以他们也是希望把自己的成绩打出来,并不是每个人的目标都是冠军,其实只要能呈现你的东西,得到进步,大家都会很开心,所以我们也是衷心希望每个球员只要把自己的球打出来,发挥得好,呈现给大家精彩的比赛,那就所有人都开心了。

  网易体育:刚才你也提到了目标,球员的目标可能是世界第一,是世锦赛冠军,作为一个裁判,你的目标是什么?

  诸瑛:我刚裁完了威尔士决赛,很开心是第一个执裁职业亚洲决赛的中国籍裁判,接下来希望一步步地继续提高。现在中国有五站积分赛,我希望能在中国,在家乡父老面前执裁一场决赛,再往后终极的肯定是在克鲁斯堡世锦赛的舞台上,有一天可以裁到决赛!

  网易体育:当那一天到来时,希望到时可以再做你的采访。谢谢诸瑛,我们也期待着你在中国公开赛上继续有更好的表现。

  接触斯诺克有15年了,第一次接触到裁判这份工作也有9年的时间,但那份爱,那份感情没有变,而且是与日俱增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